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笑言的博客

个人微信公众号:[笑言人生] xiaoyanrs

 
 
 

日志

 
 
关于我

在平淡中寻找梦想,于荆棘中开拓新路, 用宽恕面对人生,用坦然面对宿命。

网易考拉推荐
 
 

人性是什么  

2016-11-16 08:44:00|  分类: 心灵独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性是什么

 

先说个古代的故事。

管仲是春秋齐国杰出的政治家,辅佐齐恒公建立霸业。有一次,齐桓公对擅长烹饪的易牙说:“山珍海味我都吃腻了,只是没吃过人肉,你如此会做菜,可知怎么烹制人肉吗?味道又是如何?”第二天易牙献上一道菜,齐桓公吃了感到鲜嫩无比,便问:“这是什么肉?”易牙流着泪着说:“这是臣儿子的肉,献给大王尝鲜”。齐桓公非常感动,认为易牙爱他胜过爱自己的亲人,从此对易牙更加宠信。

 

开方是卫国的公子,在齐国侍奉齐桓公。齐国距离卫国只有几天的路程,而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开方从未回国看望自己的母亲。齐桓公认为开方忠诚于自己,爱自己胜过爱母亲,因此对开方十分宠信。

 

竖刁为了表示对齐桓公的忠心,自行阉割,进宫服侍齐桓公。齐桓公认为竖刁为了效忠君主而自行阉割,忠心过于常人,因此对竖刁十分宠信。

 

管仲年老病危时,齐桓公曾向管仲问询群臣中谁可以继任国相。管仲说:“易牙杀死自己的儿子来迎合国君,这种行为不近人情,这人不可大用;开方抛弃自己的父母来迎合国君,这种行为不近人情,这人不能接近;竖刁阉割自己来迎合国君,这种行为不近人情,这人不能心腹。”可惜齐桓公没有采纳管仲的建议,重用宠信,齐桓公去世后,易牙、竖刁等人为了个人利益干预国政,齐国大乱,齐桓公死于非命,在很长的时间里不能入土安葬,事实证明了管仲识别人的非凡智慧。

 

万事万物皆有因果。管仲在评价易牙、开方和竖刁三个人时,始终以他们的行为是否符合人情为准绳,是从人性的深度去审视人品。那什么是人性?人人都是普通人,每个人必有与常人一致的品质,若有与常人不同的行为,则必有与常人不同的品质。爱子女胜于爱别人,爱父母胜于爱别人,爱自己胜于爱别人,这都是人之常情。而易牙、开方和竖刁三个人不合乎常情的行为,只说明他们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人性到底是怎样的?从荀子的性恶说人之初性本善再到王阳明的四句教,中国人对人性的善与恶研究了上千年,可许多人今天仍然茫然,于是又有人提出人性的兽性社会性分析,兽性来自天然,后天教育养成了社会性。所以才性相近,习相远。

 

而人性的本质,说到底很简单,就是利己。“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说出了人性的真谛,无论道学家们如何遮掩,人性都是把利益做为判断准则,人性的核心就是利。 从什么主观性客观性角度分析的不过是变了些研究花样,给人性贴上阶级成分标签的做法更是背离了讨论的主题。

 

作为一名普通吃瓜群众,我们既不是非常的高尚,也不是特别的卑鄙。因为我们生活在现实社会之中,而在现实社会当中生活,处处离不开利益的支持。我们的生理需求需要各种物质利益来满足,我们的心理需求也需要各种精神利益的支持方能得以满足。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社会孤立的生命体,而是各种社会关系的综合,而我们所处的各种社会关系亦需要通过各种利益来调和和维持,总而言之,人生活在现实社会之中,就离不开各种利益关系的支持,利己就自然地成为了人性的首要内核。

 

正是从利己角度出发,人的行为有时候是对的有时候是错的,人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和需求,其次才会考虑他人和社会,亦即先有个人品德,其次才有社会道德。脱离个体需求的社会道德要求是反人性的,也是不可能持续的。或者说,道德追求是更高层面的东西,利他的前提是保有自己,连自己起码生存和需求都保障不了时,一味强调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浪漫空想社会状态只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人性的本质是利己,而利己却不代表人性的全部,如同食色性也,而是否贪吃和好色从来不能作为衡量所有人的唯一标准。作为社会化群体中的一员,人有个体属性,也有社会属性,这种社会化属性或许就接近于所谓道德层面的东西了。而从个体角度看道德,也可以分出所谓私德公德。儒家向来着重于私德的养成,而公德意识、公民观念一直是有所欠缺的。所谓谦谦君子教育表面看起来像是培养一名有公德心的社会人,其实质仍是着重个体的“点”而缺少更社会化的。所以哪怕像朱熹这样的儒学大家到底是德艺双馨的圣人还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至今未见定评。翻看一下历史,假圣人、伪君子代不乏人,这并不是说“真君子”就处处正确事事无可挑剔,那怎么可能?那不符合人性啊,人的行事是以利己为出发点的嘛。

 

人类社会化之后才产生出道德,而人类社会活动更频繁更复杂时才需要有法律,所谓法不外乎人情,其实质即是法不外乎人性。所以法律保障的都是正当权益,个人正当私利也会受到正确法律的合理保护。一切不合实际的违反人性不合人情的法律都会被历史所修正。美国曾在二十世纪初颁布禁酒令,初衷是减少家暴维护妇女权益维护社会治安,可结果却是既没减少犯罪也没提升社会道德,更造成了私酒泛滥黑帮猖獗犯罪高发,禁酒令成为法制史上的灾难,禁酒令的失败即在于违反人性,没有从人的现实需要出发考虑问题,对基本人性需求的压制,只会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

 

以“利己”本性来解释的话,那所有人都算是自私自利的家伙了呗。这只能说,一定程度上成立,或者说是某些时候成立,或是某些时间段某些空间段的时候成立。上面故事里的易牙、开方、竖刁三个家伙,在齐恒公眼里可是诚心诚意勤勤恳恳鞠躬尽瘁的好人哪。我们身边也都有着无数兢兢业业勤奋努力的人,也不能说都是有着不可告人目的野心家吧。所以利己只能解释人的思维出发点的问题,只说明人类意识的原点在这,或者说个人思维行事首先考虑了个人,而做出的举措未必全是以“个人为中心”,非此就无法解释做公益献爱心并以此为乐的人的心理了,也就陷入了人性不可测的阴谋论。

 

人性既有它积极的一面,同时又有它消极的一面。“人人为我”的社会,只要有健全法制的保障未必就是没有道德的世界,如果满世界都是我为人人毫不利己,那个人仅益如何得到保护?连自身基本需求都没保障的人天天喊为人类明天献出一切,有什么可献的?即使是为他人着想,面对一个癌症病人,多数医生恐怕都得说一番安心养病问题不大的谎话,所以某情况下说谎也是人情亦即人性的必然需求。

 

由此看出人性的复杂性,那种给人性贴标签的做法恐怕确实有失偏颇,见义勇为和危难时施以援手的行为许多时候只是出于基本的人性而并不必然这人具有多么高尚的道德,所以我们需要树立英雄但没必要非得把“英雄”形象弄得高大完美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对比的例子是挂着精神文明奖牌的城市里路人扶老人的比例未必比偏远乡村高。战场上的战士为了祖国利益不惜牺牲自己,这是职责所在,尽忠职守与爱惜生命并不必然矛盾,为国牺牲的人当然伟大,而因情势原因被俘的人的遭遇却很可以看出不同理念下对人性的态度。

 

人性向善这很好理解,毕竟一切事物向着美好的一面发展才符合每个人对未来的期望,我们整个社会的道德、法制的发展也都在努力维护并坚持着这个美好的方向。而某些时候,我们也不得不面对人性中丑陋的一面。前几天看篇《文革前后》的文字,胡风案中一大批如雷贯耳的大咖们群情激昂划清界线痛批严斥,不知在几十年后的地下遇到胡风时可否觉得无地自容。是的,这是利己自保的需要,完全符合人性的规则,把我们当今任何一个人放在当时的情境里未必表现得比那群人中某一个更。而哪怕只做眼前的自己,我们能说自己具备了独立的个性、健全的人格?难说。

 

无论活得多么艰难,也要为人性和尊严,留一块敞亮的空间。

 

                2016.11.15

VXxiaoyanrs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