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笑言的博客

个人微信公众号:[笑言人生] xiaoyanrs

 
 
 

日志

 
 
关于我

在平淡中寻找梦想,于荆棘中开拓新路, 用宽恕面对人生,用坦然面对宿命。

网易考拉推荐
 
 

与子书(五十八)减肥这码事儿  

2014-04-16 14:22:44|  分类: 我爱我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子书(五十八)减肥这码事儿

 

既然流行以瘦为美,那减肥就成为一种时尚。虽是潮流,未必一定跟风,因为你做不到引领潮流的话,那跟风者永远不可能得到别人真心赞赏。

 

减肥是个体力活,更是心理战,是生命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痛苦磨炼。减肥符合折磨自己娱乐他人的雷锋精神,所以大受吹捧。肥胖是有标准的,有闲者研究出各种的计算公式,但是不是需要减肉,完全是自己说了算。有人肚大腰圆照旧胡吃海喝,有人挺着排骨仍嫌不够苗条。所以一定程度上肥胖是一种心理病,并不是自己觉得胖而是别人觉得自己胖或者是害怕别人觉得自己胖,只不过因为有人以瘦为美而人人都又追求美自己不美一下觉得对不起观众缺少审美趣味,于是掉进了整个社会精心设置的逻辑陷阱,一窝蜂觉得瘦即美进而使劲让自己瘦起来然后美起来似的。这跟中国古代的女人缠小脚,欧洲贵妇的束腰乃至现代的高跟鞋何其相似?或许几百年后,瘦成为过去时,那时人们都要猛吃猛喝变得高大强壮胖乎乎粉嘟嘟才叫可爱。那为什么古今中外不惜折腾自己的都是女人?那大概就是由于社会分工不同,男女都有统治欲,男人外面征服世界,女人通过征服亦或迷惑男人实现征服世界,途径就是不断改造自己以适应男人的审美(或审丑)需要。

 

胖起来是不知不觉间的事,减掉一丝丝都无比艰难。也就无怪乎总有人想走捷径,舒舒服服轻轻松松由臃肿变窈窕,那不就是梦想成真嘛。窃以为,节食加运动是唯一途径,什么药物、理疗、器械全是忽悠人,而鬼迷心窍的梦想狂们照样执迷不悟,所以这世界永远不缺骗子和上当者。

 

节食的本质就是挨饿,在这小康年代还要尝试饥饿年代的滋味,实在不是件舒服的事,而且还要变成自发行为才有效,靠人监督成功者基本没有,所以瘦身培训班纯粹是骗子训练营。一个非常悲惨的现实就是:胖子的胃口出奇的好,面对鲜香食物却要自己饿自己,这太不符合人类发展科学观了吧。饿肚子其实就是意志作战,自己打败自己,这条定律在这儿体现最为充分,减肥有效的都是胜利者,长期有效的是意志坚定者。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所以时常有一个“自己”对自己说:“今天很高兴,犒劳一下自己吧。”“今天朋友热闹不吃不好意思”“今天全是喜欢吃的不吃太可惜了。”“今天又吃撑了,明天一定少吃点儿。”这么着,一次又一次被“自己”打败,想减肥?没门儿。

 

曾经吃得脑满肠肥,身体每一个细胞都适应了这种油光满溢的状态,突然一下子不喂了,它饿呀。赶上你管不住自己,觉得努力坚持好一阵子了,就慰劳一下自己吧,哪怕一周只吃一次大餐,结果,如同干燥的海绵扔进了水里,每个细胞都又被充满了,而且高效运转,所有营养吸收的一滴不剩,辛辛苦苦好几天,一顿回到解放前。身体有奇特适应修复功能,你这样饥一顿饱一顿,它以为是对自己的强化训练呢,逐渐锻炼出超强的忍饥耐旱机能,只等倾盆大雨浇个透。还纳闷呢,我这身体咋这么不争气,天天减肥,喝口凉水都长肉。并不是凉水变成了肉,而确实是你偶尔的饕餮饱餐胜过了多日的“忍饥挨饿”。

 

说来很有趣,想减肥的人又往往都是懒得动,运动锻炼减肉这事比挨饿难度不在以下,吃饱了就睡,早晨不起晚上不动,以前村里养猪就是这样的节奏啊。

 

天天站称上看体重的人大概是个幻想狂加强迫症。凡事有个度,也有个过程,肉也不是一天长出来的,干嘛非要一天削下去?关注体重,也不要把自己折磨成神经质吧。有这精力不如研究如何吃得精而少。

 

爱美也要有底线,与其做病秧子的麻杆儿,不如做健壮的胖墩儿。

                                 2014.4.16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