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笑言的博客

个人微信公众号:[笑言人生] xiaoyanrs

 
 
 

日志

 
 
关于我

在平淡中寻找梦想,于荆棘中开拓新路, 用宽恕面对人生,用坦然面对宿命。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年交过的作业  

2014-03-24 10:37:56|  分类: 心灵独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年交过的作业

 

那时候学校的教室里没有暖气,都是讲台靠里的墙角用砖垒一个炉子,煤是学校统一分到班级的。但由于管理不善,总是灭火,学生到教室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生炉子,每天早晨各教室窗户大开,浓烟滚滚,早到的同学便在烟熏火燎中开始晨读,衣服上都是一股子烟熏味儿。直接烧煤是点不着的,学校里也没那么多可燃之物,于是便让学生从自家带,木柴好用,可家长不允许拿去学校,幸好家家都有棒子轴(玉米芯),规定是每星期每个同学上交5个,当引火用。一堆孩子围在炉台前,争着往炉子里填棒子轴,结果烟越来越大,火越来越小,直到彻底看不见火星,还得把黢黑的棒子轴掏出来重新弄,然后班里生活经验多的同学被任命为“炉长”,专门负责生火、和煤泥的事。诺大的教室里一台小小的煤炉显然提升不了多少温度,高大的三角脊瓦房更显空旷,北风呼啸时,窗户里侧都钉了一层厚厚的塑料布,那时候的棉袄棉裤比如今的羽绒服更多了一份暖暖的舒适。

 

捡麦穗是学生夏天的必修课,搓去皮后上交到学校,老师规定了半斤以上的任务。那时候人们把土地看成命一样金贵,手工收割,又顺着横着不知捡过多少遍了,地里跟牛舔过一样干净,哪儿还有麦穗?有次老师催得紧,就偷着从自家瓮里装了一小袋麦子交到学校,结果傍晚不敢回家,老娘在门口架着笤帚疙瘩呢。只是从没想过,那交上的麦子哪里去了?

 

秋收时交棒子(玉米)皮就容易完成得多了。村里村外满世界都是棒子桔棒子皮,但学校要求很严格,要那层颜色最白的,有一点杂色都不行,秋天雨水多,一场雨后玉米皮就焦黄了,一个大棒子的外衣符合条件的不过一两片。据说玉米皮上交了可以赚外汇,可以编成东西卖到外国去,所以上交棒子皮会有收入,交一大编织袋大概几毛钱。有收入就会有动力,于是全家齐上阵,但背一大袋子送到学校,往往被严格挑选,退回一半。

 

比起农产品,药材的价值更大,偶尔村里会有人来收购老牛壳(蝉蜕)或土鳖(也叫土元),老牛壳很容易找到,雨后的树根下,会露出几个小孔,用细树枝拨大些,或往里灌水,一只肥胖的老牛(蝉的幼虫)就会钻出来,有胆大的敢捉了几只然后用树枝串起来用火烤了吃,据说现在有的饭店也有这道菜,说是蛋白质营养丰富。我好像从小没把这份勇敢练出来,只是用罐头盒子装了,晚上扣在院子里,第二天早晨,翻开盒子,老牛不见了,于是就会在附近的树干一人高的地方,发现一只老牛壳,金黄脆亮,收集多了就可以卖钱了。土鳖就不太容易找,不是每家都能找到,在老旧的房子根下,搬开砖头瓦块,一般会是一窝,圆圆的壳子划动着几只小细腿,有大有小,偶尔还会捉到一只带翅膀的,据说是公土鳖。可惜收药材的不是经常来,所以这寻找药材的劲头坚持不了几天。

 

冬天的时候,学校还开了夜校,孩子们晚上上学的热情比白天还大,清冷的月光下几个小小的身影,一路追逐着欢笑着,夜晚的操场上好像也格外热闹些,黑夜里,跳木马、捉迷藏、木头人这些游戏比白天好玩多了。上课钟声响了,一切马上静下来。那时的孩子们很少谈到拼搏、竞争啥的,只是知道如果不努力学习,考试分低了回家要挨打的。农村的供电总是不正常,停电不影响晚上上课,于是每个学生桌前都会点上一支蜡烛,从窗外望去,烛光闪烁,似天上的星星在眨眼。

               2014.3.24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