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笑言的博客

个人微信公众号:[笑言人生] xiaoyanrs

 
 
 

日志

 
 
关于我

在平淡中寻找梦想,于荆棘中开拓新路, 用宽恕面对人生,用坦然面对宿命。

网易考拉推荐
 
 

露天电影院  

2010-03-20 09:36:47|  分类: 零零碎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候,每村都有一个舞台,在村子中央辟出一块空地,用砖和水泥垒个方形的台子,下边就是观众席。舞台一般是不跳舞的,可既然是全村的娱乐文化中心,会时不时上演些“老戏”或者样板戏之类,现在看来算是草台班子,那时可是标准的“文化艺术”。当然舞台的另一大功能是其政治作用,主要用来开批判会啥的,可惜那时代我没赶上。我赶上的,就是在这露天广场看电影了。

我们村的舞台很大,广场更大,几千人聚会也装得下,每次演电影,会提前半天在村里的广播喇叭进行“节目预告”,天还不黑,心急的孩子们已经扛着板凳到广场占座了。银幕挂在舞台上方,放映机在广场中央,坐远了看不清,坐太近了喇叭声震耳,要占好位置就得提前吃饭占座。放映机那时候是我们见识的最“高科技”的产品了,孩子们总要围着瞅来瞅去,好似要研究出这个铁家伙如何将那么多缤纷的故事装进去又演出来的。

观众是没选择权的,演啥看啥,也没“大片”概念,更别说外国片,全是自力更生自产自销,种类五花八门,哪怕演的农业种植技术,大家照样看得津津有味,我记着有次演的棉花种植管理,其中有动画显示水分从根部吸收,棉桃马上就张开了,我就觉得很是神奇,所以再到地里就盯着棉花桃看,盼着它也在我面前开一下,可每回总是失望。

印象里看过的第一部电影好像叫《黄河少年》,一个男孩从混浊的黄河水里钻出来,爬到小船上,或许还有打日本鬼子的镜头。那时候“打仗”的电影很多,所以小孩子总要问身边的大人这人是好人还是坏蛋。要是“好人”就一脸的崇拜微笑着看直到“好人”消灭“坏蛋”,要是“坏蛋”出来马上怒目圆睁直至瞪到其灭亡。《雷锋》我是当恐怖片看的,只记着一个镜头,风雪天,小雷锋被恶地主推倒在台阶上,还拿刀照手上砍,吓得我赶紧把两手攥到一起。更恐怖的一个片子叫《平鹰坟》,地主家的鹰死了,竟然要把喂鹰的农民活埋,每次看到这里,小孩子都要把头藏到大人衣服下。《白毛女》好像也可以归为恐怖片之类吧,反正直到如今,大概在我们那时候的“小孩子”们,估计都对“阶级敌人”怀着深深的愤恨的。戏曲电影也不少,依依呀呀地唱,小孩子们是最不喜欢的,往往演不到一半就睡着了,散场时,家家背上一个闭眼张嘴的小脑袋。

往往是在战斗到激烈的阶段,片子烧了,银幕上焦红一片,马上暗下来,只看到满天星光。放映师很神奇,总能在很短时间把片子接上,继续演下去。一般一部电影是4本胶片,分别装在2个铁盒子里(这我们到放映师跟前专门研究过),演完一个,要停下来等放映师换片。有时候是相邻村同时演电影,就会有专人在2个村或更多村之间“跑片”,有时候看了上半段,下一半片子来不了,大家就在暗夜里广场上静静地等,这时候是小孩子们钻来窜去追逐嬉闹的好时光。偶尔广播里会说,今天片子来不了了,只能改天接着演下半部,那就有点连续剧的味道了。

后来,“恐怖片”少了,“故事片”多起来,彩色电影多起来,虽然仍有“打仗”的内容,《黑三角》之类也便没那么可怕了,《甜蜜的事业》之类的“爱情片”开始多了,题材也越来越“和谐”了。

再后来,有了电视,广场上的电影就很少有人看,偶尔村里有人家过红白喜事也放电影,也很少有人能盯着看完。

再再后来,就到现在,大家都在家里看“大片”,露天电影院,已经成为上个世纪的记忆了。

                2010.3.20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